财神彩票 > 科技创新 > 5位博士后亲述:离开学术界,如何找到理想工作

原标题:5位博士后亲述:离开学术界,如何找到理想工作

浏览次数:166 时间:2019-10-12

不要为了职业牺牲自己的健康和幸福。特别是在职业早期,人们很容易说:“我真的不该长期这么做,但如果我现在每天多花几个小时,未来我会把健康补上来。”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思维模式,但它很危险。我认识的一些人在获得终身教职后不得不离开学术界,因为他们没有在训练期间解决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人们会在推特网上说:“现在情况尚早,稍晚一点我会解决它。”他们应该在现在就解决这些问题。那将意味着:支配好工作时间,留下时间做运动,与朋友和家人相聚,享受一点生活。如果他们需要专业上的帮助,也不应该等待以后。

我在博士后期间参与组建一个用到新型技术的核心设施。在此过程中,我不仅了解了这些技术在市场上的运用情况,也和合作公司的人建立了良好的人际关系。这些人际关系最终带来了几个面试、工作机会。我最终能找到这份工作的原因除了勤奋,还有运气。

《自然》网站相关报道

生物医学救援研究,主任

图片 1

请尽快将【我是科学家iScientist】设置为“星标”

聆听实验室成员的声音

在临近博士毕业的时候,我开始对将来是否要建立一个自己的实验室抱有疑虑。但是我也从我的研究生导师处得到了明智的建议:他提醒我,在博士毕业之后离开学术圈,之后将很难重新回归,而如果选择做博士后则能够在增长我的科研经验的同时,免受读博阶段的压力,给予我寻找将来职业方向的空间。

如果你知道主要的经费拨款系统如何运作,你的生活将会变得更加轻松。作为宣传工作的一部分,我会研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经费申请程序,现在我了解到的关于拨款的知识比我曾经在实验室了解的多得多。如果你没有花费时间了解其中的运行机制,你得到的只会是各种建议和道听途说。最成功的人往往是那些坐下来自己逐一查看个件事情的人。

我起初决定做博士后,是因为我的博士学位论文答辩比我预期中完成得早,而且对于博士毕业后做什么,我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我想在博士后期间使自己在学术和非学术职业两方面都做好准备,而且我对神经生理学很感兴趣。最终,我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找到一个博后的位置。我并不失望——实验室中才华横溢的同事们教会我许多科研方面的知识,而且斯坦福大学更广阔的圈子为我探索其他职业提供了丰富的机会。

当我决定跟着兴趣学习数据挖掘时,我正处于信号处理职业的巅峰期。我已经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全职教授,但我决定再次改变方向,做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尽管在学术上,在多个领域转换被看作是一个缺点,但我并不觉得一个人就应该留在一个领域。现在,我非常喜欢自己的职业。我是个不太适应某个单一领域的人,我适合多个领域。

翻译:张竞文

跨学科技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很多人设法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参加很多不同的课程,从而为跨学科职业做准备,但这一时期应该聚焦基础学业,打造坚实的技术背景。在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你可以带着工具包,在不同领域做博士后。你可以从新导师那里学习新知识,你也可以翻过来教导师新东西。

对于想要离开学术领域的每一位博士后,我建议你们找一位能在非学术方向上提供建议与指引的导师。很少有人会拒绝类似于“我认为您做的事非常了不起,希望您能够帮助我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的请求。此外,尽力获得不同方面的工作经历,这可以帮助你形成自己的职业方向。对于那些想要从事编辑或科学传播工作的人来说——要勤加练习!阅读、写作、大量地练习。请其他的研究人员借他们写过的项目申请书和论文给你参考,以及这些材料获得的评审意见。寻找科学写作方面的实习或课程,遴选出你需要的,并找到获得其他相关技能的路径。

奥地利萨尔兹堡诺德雷昂大学生物物理学家JOHN DUNLOP

后来,我对于改变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培训问题上的运作方式产生了很大兴趣,也投入了精力。我热衷于做出真正的改变,而且我知道对科学政策的了解可以助我一臂之力。为了丰富我的简历,我参加了国会一日访问,而且写了很多政策方面的文章,大多数都寄给了当地报纸的编辑,还有一些是奖学金的申请。然后我慢慢发现,在科学政策相关的工作中有大约85%与写作紧密相关,所以获得这项技能相关的经验非常重要。在做了5年的博士后(其中关注求职市场2年),我不再直接从事科研,转而开始了科学政策方面的专职工作。

开启2018年科研职业的10个建议 全球科学家和职业专家教你如何让工作再上一个新台阶

Rachel Raynes

很多人问我是否怀念讲台。实际上,我并没有。我有很多知识自由,人们似乎非常认可我的工作。而我见到的很多离开学界的人也都说他们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我也厌倦了对青蛙胚胎做微量注射。

Christopher Stern

很多研究生和博士后的目标是留在学术界,这很好。但没有必要思路太过狭窄。密切关注附带的项目和外部的活动,最终你可能会更加愉快。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我身上。我以前认为自己应该走学术道路,但同时我也在做一些宣传工作。最终我意识到自己在宣传工作方面得到的认可比在研究青蛙方面的认可更多,前者也更具吸引力。我从未想过会做今天的工作,而我今天的工作也正是因为当时我给自己设置的选择是开放性的。

Sheila Cherry

很多人在成立实验室时,往往害怕承认他们的头绪有多乱。他们把自己与学生和博士后隔离开来,因为他们想要维护自己的控制权,然后表现得好像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这样的距离感或许具有很大的破坏性。大多数被培训者都能贡献很多力量。如果你愿意倾听他们的声音,你将能获得他们的经验。他们知道一个实验室是运转良好,还是功能失调,而且他们可能有让情况变好的想法。

微信公众号全新改版

以色列魏兹曼科学研究所细胞生物学家MAYA SCHULDINER

在临近博士毕业、对学术事业不再抱有幻想之时,我开始认真地研究工业领域,并最终意识到我属于那里。那种快节奏、高科技、专注解决问题的方式最让我乐在其中。但是我也知道,要通往想做的工作,这条道路并不好走。所以我选择留在实验室中完成一些项目,学习新技能,开拓人际关系(以及继续挣钱付租金)。我的 PI 有点失望,但还是表示了支持。我的第一点建议就是让你的 PI 了解你的状态,坦诚相待。如果他/她不想帮助你去做对职业生涯最有价值的事,你的麻烦就大了。

好好看一眼实际的薪资额度,它会让你提出更有利的薪资。但你的新雇主不会愿意倾听你生活开支的事情,因此你需要让自己的主张基于个人优点以及你可以为这个职位做些什么。事先做一点研究非常有必要。了解处于同样情形下的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期待。我的丈夫在接受西雅图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的工作前,我们与行业内的很多人探讨过。因此,你要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

众所周知,博士后有着切实的职业焦虑。对于众多手握博士文凭的人而言,终身教职的机会显得僧多粥少。也有一些博士毕业生们意识到了学术领域并不适合他们,于是开始纠结于一些难题,类似于:“我现在该怎么办?”或者“我该怎么走到那一步?”大幅度的职业转变似乎令人生畏,但这是完全可能的——而且可能会带来满足与成功。

在德国波茨坦马克斯普朗克学会胶体与界面研究所做博士后时,我压力大极了,因为我没能发表像其他同事一样多的论文。人们经常会拿自己与身边的人作比较。但我的导师非常支持我:他说我的目标应该是让身体的“电池”里充满科学。你需要自由地探索新事物、遇见新的人、参加会议以及在脑海中构建潜在的研究议题的数据库。当你在建立实验室时,你可以从这个数据库中提取资料。回顾走过的路,那些曾经让我担心和忧虑的事长远来看并没有那么要紧。

Amgen 公司,医学写作主管

华盛顿西雅图个人理财公司博士后EMILY ROBERTS

L.E.K.咨询公司,生命科学顾问

加州旧金山未来研究实验室主任GARY MCDOWELL

Chris Pickett

我的一个目标是改善学术界的气候。意识到这一点让我开始重新思考自己是否应该在这么多的编委会任职。这样的精力投入让我偏离了提高多样性、公平性和包容性。当我有机会为《动态生态学》期刊写博客时,时间非常紧张,但我知道如果我不这么做将会非常后悔。写博客符合我的目标。我不能像变魔术一样变出更多时间,但我可以更好地利用我拥有的时间。

所以我的第二个郑重的建议就是要和人交流。和你的研究生以及博士后同行们交流,和其他 PI 交流,和销售代表交流,和技术支持员交流,也和你在会议中结识的人交流。你不知道机会可能会来自哪里,所以要构建一个人际关系网,让大家不仅知道你想做什么职业,也知道你具备什么技能,这是非常重要的。最后,如果你已经有了几年工业领域从业经验,会比从零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容易得多。不要不顾一切地追求梦想中的职业,却错过了身边你能得到的机会。

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态学家MEGHAN DUFFY

审校:LYW,张士超

本文由财神彩票发布于科技创新,转载请注明出处:5位博士后亲述:离开学术界,如何找到理想工作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